樓主: 大神

恐怖 屍人島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07-3-15 13:01:1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一話
夜晚的月色
在夜晚的樹林,月亮特別大,徘徊在屍人島的喪屍,積極的尋找食物,
能夠自由活動的喪屍,特別注意海邊的沙灘,不能活動的喪屍,卻是在一旁
給蛆跟蒼蠅,還有細菌給吞沒分解,存活在屍人島的人類,以快所剩無幾,
當沒有食物時,會淺入水裡而去尋找,新的食物環境,舊的喪屍依然保持,
沒有知識跟思想的生物,而新誕生的喪屍,卻越來越聰明,懂得如何埋伏,或著
爬樹,抓魚,新的喪屍不會像舊的喪屍般,喜歡啃食肉類,而是喜歡吸取動物
的腦漿,以變增加新的知識,其中一名喪屍的智商已經高達110了,已經是正常人的智商。
神秘女子坐在木椅上自言自語的說:「唉,我想都是因為我本身的力量吧,其實不用他們說,我也知道了,小矮人爸,小矮人媽,你們現在過的好嗎?我好後悔跟你們吵架,雖然長老成說過我是被人丟棄在這座島的,而且因為小時候外表跟其他正常人不同,所以才被丟掉,長老說,當月亮變紅色時,我的眼睛會呈現紅色,奇怪月亮明明就黃色,怎麼會變紅色啊?,還說什麼,當眼睛變紅色時,我所發出去的弓箭,每一支都會帶有灼傷的能力,而且被射中的人,會著火,真奇快我速度是很快沒錯,力量又很像男生,可是怎麼可能會著火,我又不可能點火,真是奇怪」
當神秘女子在自言自語時,夜、冷月這時出現。
神秘女子驚訝的說:「你怎麼會出現?不是明天嗎?」
夜,冷月表情沉重的說:「因為,蘇聯的黨羽,已經將最強實驗生化戰士,製造出來了。」
神秘女子:「我想知道,如果我說不呢?或者我說好呢?你會怎樣?」
夜,冷月:「如果你說不,殺了你,妳說好,我們很歡迎。」
神秘女子:「天阿,那就等於沒辦法拒絕麻,那只能說好了。」
夜,冷月:「這是決定的是不能改。」
神秘女子:「聊了那麼久我還沒自我介紹,我叫陳舜玲,叫我玲就可以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07-3-15 13:01:50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二話
鍛鍊場的風暴(上)
羅伯帶著我四處亂逛,所有的科技實驗,都算頂尖,雖然我已經忘記我所認識的人跟我自己
,但是其他的記憶還是記得,現在的科技可能不能跟這裡比吧,這裡的科技,戰爭用的,方便用的,如果派上戰場,可能連美國的科技也無法比較。
我說:「這裡的科技,看不出來是人類可以做的出來。」
羅伯:「這是我與你父親,用一生的心血,所製造出來的,喔,對了,在前面就是,鍛鍊場,有重力室,拉力室跟戰鬥室。」
我問:「這鍛鍊場是給誰用的?重力室跟拉力室有什麼特色?」
羅伯:「這鍛鍊場,是給我們所研發的生化戰士,專用訓練的場所,重力室,是由超地心引力,讓身體給變的沉重,將派出的怪物打敗,如果被怪物打敗,也就會死在重力室,拉力室,則是將身體的雙手與雙腳給綁住,將身體的力量,發揮到最大,然而戰鬥室,是最危險,也是所有生化戰士所愛的,兩名生化戰士在戰鬥室,戰鬥,拼個你死我活,贏的一方,將可吸取對方的力量,輸的一方,則是死亡。」
我與羅伯繼續往前走,將來到鍛鍊場,看到許多生化戰士,有的長相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而有的還是恢復成人的面貌。
我說:「將讓我待在這一下吧,我也想訓練自己,應該可以吧?」
羅伯:「恩,也讓你訓練一下,如果你絕得你的能力夠的話,也可以將這裡生化戰士通通殺死,那我先走了。」
我說:「慢走。」
羅伯走了之後,我隨後前往重力室,可惜滿人,之後又前往拉力室,也是滿人,我跑到戰鬥室後,在下面觀看,擂台上的兩人決鬥。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07-3-15 13:02:27 | 顯示全部樓層
十三話
鍛鍊場的風暴(中上)
眼看上場決鬥的兩人就快結束,這時有個人朝我走過來大喊。
饅頭:「米,是你阿,我在這過來阿。」
我走過去的說:「你是?我們有認識嗎?」
饅頭心想:「差點忘記羅伯說他記憶洗掉,忘了他所認識的人。」
饅頭說:「抱歉喔,認錯人,不過你也叫米啊!」
我說:「恩,還有什麼事嗎?」
饅頭說:「沒阿,想跟你當個朋友。」
我說:「在這裡,沒有所謂的朋友吧?」
這時有人走過來,並對著我說:「我朋友只是想跟你做個朋友,你用不著這樣吧?」。
我說:「你又是誰?」
小柏很跩的口氣說:「我叫小柏,當個朋友,因該不會怎樣吧?」
我說:「可以,但看你太跩不削跟你做朋友。」
小柏推了我一把說:「你很*嘛!不然上去打一場,敢不敢?」
我說:「好阿」
饅頭說:「小柏,你鬧夠了沒,別這樣啦」
小柏說:「饅頭,我看不慣他的態度啦,裁判,幫我排一下,我要跟這個穿背心的人,單挑」
裁判拿著麥克風說:「小柏老大,你要上場了阿,真是難得阿,好,我立刻幫你排」
饅頭拉著小柏到旁邊竊竊私語說:「小柏不要這樣啦,他是米,你忘了我們是很好的麻吉嗎?」
小柏推了饅頭一把說:「難道他失去記憶就可以這麼嗎?他現在一點都不像當初的他。」
我走到吧檯說:「小姐,麻煩給我一杯酒。」
女服務生說:「我們這沒賣酒喔,只賣血飲跟肉塊,你要哪一種?」
我說:「沒有酒喔,那隨便吧你做主。」
女服務生說:「那幫你弄一杯血腥瑪麗吧。」
我說:「多少錢?」
女服務生笑著說:「你是第一次來對吧?這裡的費用全都是凱爾斯董事長付的。」
女服務生拿著血腥瑪麗說:「好囉,給你。」
我拿著他給的血腥瑪麗說:「那個叫小柏跟饅頭的,什麼來頭?」
女服務生驚訝的說:「你不知道他是誰阿,他是羅伯總裁的乾兒子,他長的很帥,很多女人都想嫁給他,連我也不例外,而且他不輕易跟人上擂台,聽說跟他上過擂台的人都是死,他沒輸過一場,則饅頭雖然個性滿善良,可是他一生氣,連小柏都拿他沒辦法。」
我喝著血腥瑪莉笑著說:「我等等要跟小柏打,他等等就會輸了。」
女服務生笑著說:「他不會輸的,別看他瘦成這樣,有秘密的。」
我疑問的說:「秘密?什麼秘密,說來聽聽。」
女服務生說:「不能說呀,說了就不是秘密,等等你上場打了你就知道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07-3-15 13:03:32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四話
鍛鍊場的風暴(中下)
周圍吵雜的妖群,裁判叫我過去,問我叫啥麼名子,我手插著口袋
,對他講我是米斯爾,之後裁判點點頭,宣佈下一場由小柏老大對不知死活米斯爾,
我握緊拳頭問裁判:「你是怎樣,什麼叫不知死活,我看不知死活的人是你。」
裁判瞧不起的眼神說:「你就是不知死活才敢挑戰小柏老大。」
我哼了一聲,走去準備室,在準備室,我看到琳瑯滿目的武器,挑了一套手套,
外表看不出來,有什麼差別,當套進去時,手上充滿著力量,這時裁判的聲音又出現
,「兩邊選手準備好之後,請到擂抬,角邊等」,聽到這句話後,我隨即出去,我看到的是,那名叫小柏的人,手上帶著爪,在一旁的觀眾呼喊,小柏老大打到那個不知死活的人,之類的話,而我這邊並沒聽到任何人為我加油的語氣。
裁判將我們兩個叫上來之後說:「兩位準備好了麻?那就開始。」
裁判說完後,小柏立刻退到角落,而我握緊拳頭,衝了過去打他,可惜沒打中,接著
小柏跳了起來,快速的動作,使人摸不清楚人在哪裡。
在四周為移動的小柏說:「你準備接招,死亡變舞。」
在下面的饅頭心想:「要使出死亡變舞了,米要贏的機會是不大了,死亡變舞,在四周為快速移動,看他的人會錯認為,小柏變成幾十個人,之後攻擊,受到這招攻擊的人,沒有一個人能活下來,因為這招的攻擊會把一個人的攻擊乘上10倍的攻擊,可是也很難講誰會贏,因為每個人都有獨特的絕招跟體能,米的絕招跟體能到底是什麼?」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07-3-15 13:04:11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五話
鍛鍊場的風暴(下)
站在中央原地不動的我,眼看小柏的身手越來越快,突然出擊,他的爪往我這邊,我立刻閃避,可惜沒閃躲成功,左手臂被割傷到,我驚險的心想,好險沒被打到,如果被,有可能致命。
小柏突然奸笑的說:「嘿嘿,你可能心想,只有手臂被割傷到,我告訴你,注意看你的手臂吧,哈哈哈。」
我看著我的左手臂,潰爛流血流膿,甚至不像我的手臂了。
我驚訝的說:「你到底做了什麼?不可能,才輕輕觸碰了一下,就會變這樣。」
小柏手指著我說:「秘密就在我的武器,毒爪!!」
我問:「毒爪?不可能即使是毒爪,不可能中毒的速度這麼快速。」
小柏大笑著說:「你這個白痴,我的毒爪獨一無二,一刀一毒,細刀片上,堅韌無比,毒,是用廣州,取來的毒樹,世上最毒的樹,見血封喉,汁液的劇毒被人稱作“鬼樹”你懂不懂。」
我憤怒大叫的說:「真卑鄙阿,」
之後我倒下,沒有意識,醒來的我,只見我在床上,我看著四周都沒有人,我心想
:奇怪,怎麼都沒有半個人?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07-3-15 13:04:59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六話
混亂的開始(上)
有人走了進來,很眼熟的面孔,原來是饅頭,我看著他,他的臉孔帶著憂傷,我起身下床過去問他。
「我怎麼躺在床上,比賽呢?你怎麼看起來很悲哀的樣子?」我一臉不懂的問著他。
「這個....小柏他,被你打成重傷,還躺在急救室,你怎麼會問我比賽,你因該問你自己吧?是你把小柏打成這樣的。」饅頭手握成拳頭開始哭著說。
「不可能阿,我醒來就躺在這裡,我記得我被他的毒爪,給刺傷後,就昏倒不醒人事。」
「難道你什麼都不記得了嗎?好吧,我告訴妳,當你倒下後,裁判倒數到第7秒時,你站了起來,衝上去,所有人嚇到,你正準備揮左拳時,小柏正好閃開,妳的右手抓著他之後,把他拉在地上,妳的左拳,不斷揍著他的臉,還把他丟往柱子上方,之後,你整個身體跳了起來,往他身上壓,你這個動作,將他的脊椎給弄斷了,肋骨也斷了好幾根,小柏暈了過去後,倒在地上,一群人不敢相信,小柏的支持者,全部都衝了上去擂抬,正要圍毆你時,你又隨即抓了一個人,往他們方向丟,之後你立刻抓到人就狂打,跟本沒有人敢將你抓住,抓住你的人都被你打到重傷不然就是死亡,後來你會倒下,是我用了全部的力量把你抓住,然後凱爾斯大人,隨後趕到,叫我把妳的嘴巴睜開,服下了疫藥,之後你才倒下去。」饅頭邊說著邊比手畫腳。
「走吧,帶我去看小柏,沒想到我下手這麼重。」我擔心咬起指甲。
在整棟大樓底下,在長排的走廊,一間間小房間,黯淡無光,四周發霉,沒有吵雜的聲音,似乎在監牢裡,每一間小房間,只露出幾個洞口,此時兩人走了過來。
「如果你肯乖乖歸順我們,我保證你的處境會比現在更好,還有部隊跟隨你。」凱爾斯推了推眼鏡說
「這應該是你們家人的合照吧?,如果你肯歸順,我考慮幫你復活你的家人,讓你們一家團聚,這樣不是很好嗎?還有你們的矮人族早就毀滅不存在了,你就別在固執了,神真.燚 。」羅伯一手拿著相片一手插著口袋說
「哼,你以為說這些我會歸順嗎?矮人族是被你們給破壞,你說你要幫我家人復活,行屍走肉這我才不想,就算讓你復活,洗掉記憶,什麼都不知道,米斯爾就是事實,別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要我歸順也是可以,找個人把我打敗吧,這樣我就歸順你們」神真.燚 坐在牆角下,旁邊擺放著一把沉重的巨劍。
「我會找到人打敗你的,神真.燚 。」凱爾斯說完後,兩人緩緩離去。
在東邊的樹林裡,沒有美麗的月色,也沒有喪狗在附近狂吠著,此時一個人走向前。
夜.冷月腰間插著兩把細劍手說著:「你準備好了嗎?該走了,西歐也有動作了,美國政府要我們加快動作。」
陳舜玲拿著長刺槍回答:「我已經準備好了,但要去哪呢?其他人呢?還有西歐也有動作??」
夜.冷月撥了一下他的紅頭髮說:「回美國組織,我要帶你見我們首領,其他人都在準備,收到現有的情報,西歐已經將吸血鬼,給研發出來了。」
夜冷月說完後,一台直升機從空中而降,兩人隨後就上去直升機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07-3-15 13:05:42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七話
混亂的開始(下)
漫長的走廊,熱鬧吵雜的人群聲音,讓我感受不到這裡是醫療院,病房外的牌子,我不知道跟饅頭走了多久。
我邊走邊說問著饅頭:「還要多久才到?怎麼醫療院這麼像廟街?」
饅頭無奈的回答:「沒辦法,誰叫他住,比較高級呢,這裡的戰士比較弱,所以住在這裡都是住在一起,可是他們雖然弱,卻很團結。」
我笑著說:「呵呵,這樣阿,可是我躺著病床上卻連一個人都沒有,這是怎麼回事啊?」
饅頭突然恐怖的臉對我說:「因為,你,比,較,特,別。」
我嚇到的說:「白痴,幹麻突然講話變慢,又做那種臉,還好我心臟夠強。」
饅頭柔一柔臉說:「哈哈,你被我嚇到了,到了啦,這間就是了滿小的高級套房。」
我抱怨的說:「走那麼久才到,結果才小小一間。」
饅頭正經的說:「你別看這小小的一間,其實裡面設備很齊全,完全自動化,」
我笑笑的說:「呵呵,這樣阿,進去吧。」
饅頭開啟門後,我看到的除了小柏還有三個人,兩個男的是凱爾斯跟羅伯,女的我卻
沒看過。
我小聲的靠近饅頭問:「小柏旁邊那個女的是誰阿?」
饅頭小聲回答我說:「那是他女朋友,長的很正點吧。」
我聽完饅頭的話後,隨即上前去。
我尷尬的說:「小柏,真抱歉把你打成這樣,我不是有意的。」
小柏笑笑的說:「沒有關係啦,我知道這不是你的錯,不過你的拳頭真硬阿,哈哈。」
我們聊起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時間,則凱爾斯跟羅伯卻都是一子在旁邊竊竊私語。
凱爾斯突然開口:「米斯爾,該走了,不要打擾病人了。」
我回答:「恩,父親大人走吧。」
隨後離開了,醫療院。
遙遠的英國方面,外頭白晝,這間房子,暗的連一道光都沒辦法透進去。
兩個人懸空吊著到立的姿勢,蝙蝠睡覺的方式,則兩人不是在睡覺而是在對話。
鮮紅的眼神露出銳利的牙齒神秘人1:「睡了多久?還是說死了多久?我們才復活?」
另一個神祕人2則是掙開藍色眼也露出銳利牙齒:「誰將我們甦醒的啊?睡的正爽!沒關係當我們復活,代表世界又要在一次掌握在我們手裡了,哈哈哈哈哈」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07-3-15 13:06:20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八話
莫名的戰鬥
我、凱爾斯,還有羅伯,三人走了幾層樓,經過醫療院的前端,實驗室,鍛鍊場,最後來到了一個排長的走廊,一間間小房間,黯淡無光,角落發霉,沒有任何聲音。
我問凱爾斯:「父親大人,這裡是哪?我們要去哪呢?」
凱爾斯莊重的回答我:「這裡是監牢,囚禁著,力量強大而反抗的人,我帶你來這
,是要讓你把力量覺醒,而你要打敗一個人,如果沒成功,你將會死在這裡。」
我驚訝的問:「力量覺醒?我要跟誰打呢?」
羅伯這時候開口:「你的身上隱藏了許多力量,雖然你不是最強,但如果你將這股力量,爆發,那你就會成為最強的人,而要和你打的人就是這間監牢裡的人,神真.燚。」
羅伯說完後,將門房打開,神真.燚這時候站了起來。
神真.燚將他身旁的巨劍拔了起說:「我知道你是誰,米斯爾,你這個背叛,小矮人的叛徒,該受到艾絲爾之神的審判。」
神真.燚轉身將巨劍往牆壁一揮,牆壁崩塌,神真.燚前往崩塌的牆壁。
站在外面的神真.燚將手上巨劍比著我:「來吧,米斯爾,我要為艾絲爾之神審判你。」
「米斯爾,這就是你的武器,名字叫毀滅。」凱爾斯從外套口袋拿出兩個手套丟給我說。
我立刻將手套戴上去,感受到奇特的感覺,力量一股做氣的往上衝,比我之前帶的手套威力還要強,我衝了出去,立刻往神真.燚的臉上揮了一拳,神真.燚後退了幾步,又向前,巨劍往我這砍,卻沒有砍中,砍到地表,我隨後全身傷痛。
神真.燚大笑著說:「你可別以為沒砍中就沒事情,這把艾絲爾的審判,暗藏玄機阿哈哈,你可要小心他的劍氣。」
我又向前衝,以自創的絕招,想企圖打敗神真.燚,我跳了起來,使出了青龍滅殺拳
我的身體變成一條青龍,此時我感受到了,特別恐怖的力量,這股力量,跟我本身的力量完全不同,這力量,將我力量彈開後,全部聚集在我雙手,我雙手立刻呈現青綠色,神真.燚拿起艾絲爾的審判給擋起來,此時我的左手與他的艾絲爾的審判接觸,
發出了巨大的摩擦聲,跟閃光,讓羅伯與凱爾斯看的是緊張兮兮。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07-3-15 13:07:38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九話
鳳與獸
閃光過後,我看見神真.燚沒倒下,揮舞著艾絲爾的審判口中卻念念有詞。
神真.燚雙手將艾絲爾的審判給舉了起來說:「偉大的艾絲爾之神,請賜我力量,讓我有力量足夠殺死這個叛徒。」
我雙手緊握,手中的顏色轉換成朱紅色,我心想這是最後一次了,這次在沒辦法擊倒神真.燚,就是我死,我與他四目交注,站在草地上,風吹過我的全身,神真.燚衝了過來,他的氣勢壓倒性的勝利,他的身軀像一條猛獅,而我雙手往後,像是在等他過來,我與他必需用最大的力量,如果不用一定死,他一劍刺過來,快速的過來逼近我眼前,我雙手往前,像極了朱雀,一場朱雀與獅獸的對決,羅伯看似情況不對立刻拿起電話想叫小柏與饅頭並一些強壯屍兵支援,則凱爾斯卻叫羅伯別打,兩人再旁一子觀看。
白天的英國,與屍人島相差一天,兩名神祕人依然交談,忽然有人開門,兩人睜大眼,一紅一藍注視著大門,這間房子,掛滿了十字架的教堂,沒有光線可透漏進去。
政府官員A雙手摩擦的說:「偉大的吸血鬼大人,小弟我想拜託兩位一件大事情。」
神祕人1露出牙齒說:「無意義的事情,我們可是不會做的,如果讓我們聽的不滿意我們可是會吃了你。」
神祕人2跳下來說:「肥油皺肉一看就知道不好吃,有沒有細皮嫩肉的阿。」
政府官員A緊張的說:「是...是這樣的,我聽說蘇聯那邊有很多喪屍,又製造強大的生化戰士,企圖征服這個世界,我知道這世界因該讓你們兩位大人來支配,所以想請兩位大人幫忙。」
神祕人1為所不動說:「說穿了,還不是想派我們去殺光他們,然後趁我們虛弱時,然後又把我們封印起來。」
神祕人2靠近政府官員A說:「原來是這樣阿,無雙,那沒啥麼好說的阿,殺死他們我們在去殺他們,哈哈哈。」
神祕人2說完後無雙立刻跳下來,慘叫聲不段,幾名政府官員,血已經被吸乾,只剩一快乾骨在旁,兩人隨後離開教堂出發屍人島。
我與神真.燚力量互不相讓,這場鳳與獸的對決誰能獲勝。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07-3-15 13:46:30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話

獸與獸

我與神真.燚的戰鬥,鳳與獸的對決,實力,戰力,體力,精神力,都不肯倒下,腦海除現各式絕招,甚至有個不知名的力量在牽引者我。
英國的方面,兩名吸血鬼,無雙帶著另一個吸血鬼,正往屍人島的方向前進......
無雙跟神祕人2以快速的飛翔,前往屍人島,在途中略殺了許多人,兩名吸血鬼,待在一間屋子裡,旁邊躺著,一名三付白骨。
「無際,雖然你是我的表弟,但是就憑我們倆征服這世界,或許太難了。」座在椅子上喝茶的無雙開口
無際喝口茶說:「我們倆,實力這麼高強,一定可以的啦。」
無雙繼續開口:「你忘記了嗎?那名政府官員說,屍人島的製造生化戰士,還有喪屍
,我以前跟喪屍鬥過,很難纏,血液又有病菌,不能立刻打敗,我想我們還是先前往
,找冰鏡吧。」
無際蹲在椅子上說:「冰鏡阿,可是他因該是死了阿,雖然當時他是號稱天劍,劍法不可小看,但是他現在因該也是白骨,他葬在哪,我們也不知。」
無雙又喝茶的說:「這你放心,千年前的決鬥,那時你人不在中國,我找到他,並與他戰鬥,他劍法快如閃電,劍的力道,不容忽視,弟子,千萬個,又是崑崙山的掌門,不過他因為妻子在我手上的關係,而用他生命換取妻子生命,讓我吸了一口血,他現在因該是在崑崙山的天壇裡沉睡著。」
無際卻一臉煩惱的說:「可是,他是正派的,會答應我們的要求嗎?」
無雙起身說:「我自然有辦法,走吧。」
說完後兩人又以快速的速度,從德國前往著中國崑崙山。
屍人島地方,我與神真.燚的戰鬥,還沒結束,我的力量慢慢開始流失,而他是一步步逼近。
我心想:「輸了,開始沒力量了,他真強。」
突然心中出現了一個聲音:「吼...」
我心想:「誰?誰在我心中怒吼。」
這個聲音在我說完後消失,突然我手上力量又改變成黑白色,這股力量,又再次湧現出來,神真.燚的劍慢慢退去,而我後退了幾步,又衝了向前,將全部的力量灌注左手,則神真.燚用艾絲爾的審判預備擋起,我飛快似的向前,而神真.燚擋下來。
神真.燚拿著艾絲爾的審判說:「你...的手,難道你是?不可能的阿。」
說完後,艾絲爾的審判慢慢破碎,則神真.燚跪在地上看著艾絲爾的審判碎片說:「幾十年來,艾絲爾的審判跟著我,一起度過所有的困難,如今它破滅了我也沒有意義可以活下去了,米斯爾,殺了我。」
我以憎恨的眼神雙手抓起跪在地上的神真.燚說:「你,剛剛不是很強,難道失去了艾絲爾的審判,你就變成廢物了嗎?你這種人,不如死了算了。」
凱爾斯突然開口說:「要不得阿!他可不能殺,米,放開他。」
我憤怒的說:「剛剛他很神氣,還很神勇,現在成了懦夫,你要我怎麼嚥的下這口氣。」
羅伯也開口說:「米斯爾,我們要你放開他,當然有我們的用意阿!」
我放開了神真.燚說:「用意什麼用意!?」
凱爾斯推一下眼鏡說:「我要他率領屍人兵,取得這個天下。」
羅伯接著說:「我和你父親,就是因為這個世界,太過於平靜,我們要掌握世界,然後讓人們過著水生火熱的生活阿!」
我恢復理智的說:「平靜,有什麼不好的?人們過著安逸的生活,這樣不是很好嗎。」
凱爾斯雙手插回口袋說:「哼,你以為人們過著安逸的生活啊?美國現在做主,只要他不爽核子武器都會發動,那不如讓我們毀了這個世界,這個世界只需要屍人,就好了,人類,是個骯髒的動物,屍人,才是最好的,如果都是屍人,也不用挨餓,不需要為了錢而與同伴抗爭。」
「行屍走肉的有什麼好?沒有自我的思考,一切都是白活的。」我不削的表情說著,之後轉身走人。
羅伯說:「這小子真不懂我們的用意,哼!」
凱爾斯說:「讓他走吧,他自然會明白的,神真.燚給我起來,我們當初說好的,
還有你的艾絲爾的審判,我會幫你再打造一把,跟我們走吧。」
神真.燚起身後,跟著凱爾斯和羅伯離開剛才的地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排行榜|幫助|希望國度

GMT+8, 2020-10-27 02:13 , Processed in 0.051018 second(s), 11 queries .

Theme Design By Tenny (希望國度)| Version: 10.0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